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傻崽傻崽啊啊啊啊

挑战下lof的底线bus

他左右就是不肯承认,仍关宏宇如何逼迫,偏说这已有过肉体的关系是兄弟情,叫人发笑。

关宏宇早就想不起来了,他们俩刚刚吵起来的源头,只知眼前人可恨,要了他的心又拿了他的命,而他自己那颗却还是半空中忽上忽下地吊他关宏宇的胃口,当真是恨极了!
承认又如何?你不也早就默认了吗,现在给我摆出兄长的威严,晚了!肢体推搡间易擦枪走火,关宏宇又是心里一股子邪火没处发,看他关宏峰一副从容淡漠的样子,就仿佛自己是个任性的孩子在不讲道理地瞎闹,于是恶向胆边生,仗着武力胁迫逼着人往床上去。

关宏宇强硬地捁着他的腰,迫使人半坐起来,一只手抓着他头发往下摁,“你睁睁眼看啊,你这个好哥哥,是怎么边硬着边吃下我的!睁眼啊!”狠厉说话间,肿胀顶开进了一个头又被卡住,关宏宇不管不顾往上顶,强行长驱直入没入整根,却堪堪只逼出关宏峰一声隐忍的痛哼。

耳边的污言秽语从未停下,那是关宏宇心里的委屈和暴怒一同宣泄,他想要彻底打碎这个人的防护,击溃他的理智和自尊,看他崩溃的哭,让他对自己认输,承认这段感情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关宏峰亦是背德的共犯,死死将人搂在怀里,胡乱地亲吻脸颊啃咬嘴唇,他恨不得把人吃下肚去,这样才能是自己的,可他的哥哥依旧是不出声,当真是个意志坚定,好个坚韧不拔!身下凶猛的进攻未止住反而越发强力,从刚开始的干涩到湿滑的畅通无阻,关宏宇像把全身力都往一处去般的操他,千方百计逼着人发出呻吟,“关宏峰你说说话……我操的你舒不舒服?你的好弟弟操的你舒不舒服?”明明是个凶狠的罪犯,却是吐息破碎颤抖的问出声,像个委屈的孩子赖在关宏峰身上,哽咽着一遍遍问,你舒不舒服?

“你舒不舒服?”
怎么叫做舒服?疼,酸麻,又是如浪袭来的阵阵快感,感官的交替让他险些缴械,将将就要朝身上逞凶的人认输,可他不想,终归还是胸腔里憋了一口气,死死咬着牙关沉默,这是场拖延战,谁先出声谁就输,房间一时只余啧啧水声和肢体碰撞声,粗重的呼吸在耳边喷洒,惹得耳廓像是要烧了,热啊,火似要榨干他身体的水分,终于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而关宏宇则是撑此抓住时机,掐着他后颈急吼吼地吻了上去,张牙舞爪破开合上的唇,舌头粘着的缠绕,过多分泌的唾液由嘴角滑落,滴在裸露的肌肤上带去一丝凉意,却遭至火热的反扑,这股邪火直叫关宏宇糊了神智,终于是丢了一丝清明,不知不觉松了紧绷的那根弦,


深夜放毒,群里有才的人真多,笑爆。


共建文明和谐津港市,从你我做起。
守望长丰支队警花后援会,创始人关宏宇bus(x

欢迎加入长丰支队锦旗印刷,群号码:618365587
来呀快活呀一起嗑双关年下(ㅎ‸ㅎ)

【双关】我,beta,打钱。

无明显向cp攻受。
瞎几把写,还群里的债。






关宏峰是个beta,
不折不扣,
一点不掺假。
他弟弟关宏宇也是个beta,
却生猛胜过alpha。
也是十成十的真。

什么?你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还想追关宏峰?
醒醒,关宏宇在你身后举杠铃了。





关宏峰,
常年奋斗在第一线,
人民当之无愧的好公仆,
关于他的敬业,
由百度百科倾情科普,
那如同香飘飘奶茶杯般环绕地球的奖项(并没有
总体来说,
alpha在发情时,他在破案。
omega和恋人腻腻歪歪不小心引发发情期时,他在破案。
在满天飞的信息素中,
关宏宇面不改色压着犯人路过,
无愧自己证件照上那一脸正气。




对于关宏峰是beta,
有些人惋惜,有些人质疑,
但当关宏宇也是个beta后,
呵呵,我们不信。
当年街头小霸王,
贯彻落实表里如一,
刀子嘴也刀子心,
打人抡砖气不喘眼不眨,
动作干净利落堪称暴力美感,
外加嘴里片刻不消停,
追了一alpha混混三条街,
只因人勒索过自己哥哥还未得手,
一战成名。
坐实左邻右舍之猜想,
这孩子,
怕不是个alpha。


而人生在未来给予他们一响亮巴掌,
猜错了,傻逼。





警队对八卦之热爱,
绝对不输微博各路吃瓜观众,
就长丰刑侦队长,
他们能换上百种论据一路撕逼,
撕得惊天地泣鬼神连周巡也知道了,
就是正主看不见。
大动干戈背后,
只为一个自己认定的答案。
关队他,
是alpha(beta)(omega)。



有人认为此人偏爱低调行事,
一心破案,
为祖国为人民,
嫌弃自身属性自带的攻击性,
有时甚至对案情进展有阻碍,
不惜消去信息素甘为中庸,
可歌可泣,令人敬仰。
划重点,这是个无脑吹。

有人则认为。
无不无聊,
不就是个属性成天猜猜猜,
他跟关宏峰这么久也没闻着半点儿漏出的味!
有时间不如多看线索,
早日破案!!

而最后一种人,
别认为了,
意/淫上司,
办公室见。




还有,
关队他弟找你,有事要聊。【






悄咪咪一发群宣,双关年下同好群:
618365587
欢迎唠嗑。

笑死,做了一个大概算是系列的表情包。
弟兄组。

立个flag,我会写这个双关

【宇峰】半根烟

 

私心觉得这歌词挺配的:

我们还同眠自作孽,你寻求和平但我要更激烈

 

 



那是在极热的夏,空气沉闷地带着一丝窒息感,室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空调,封闭的连窗也未开的房间静悄悄,冷气逐渐散去温度骤然回升,而他们不作声地各自占据沙发一角,任由汗水打湿衣服。



这个夜晚无人入睡,一方为梦魇困扰,一方在辗转中难安眠。


 


分辨双胞胎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基本无差别的外貌让人混淆,有心捉弄的话怕着实要让人头疼。若要辨清,也就只能从两人细微末节的不同处区分。


关宏峰沉稳,关宏宇闹腾。一个是看得太透后的几近冷淡,一个潇潇洒洒恣意妄为,前者太聪明,后者重眼前。

 


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完美地将其区别开,至少中学时期找关宏宇麻烦的人从来没认错过兄弟俩。但当关宏宇刻意面无表情沉默着捉弄人时,乍一眼过去,一时倒也认不出两人谁是谁。


原本关宏峰右脸的伤疤是个轻易划分兄弟俩的标志,而今到了这地步,连这标志也消失了。要亲手在自己脸上划一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更何况是要仿着别人刻复般的精准一刀。



关宏宇就是做到了,他别无选择。



卫生间里水滴声鲜明,洗手台上血滴如断线的珠子争先恐后,迸溅着很快汇聚了一洼。他嘴里咬着毛巾越发用力,脑子里都能听着牙齿咯吱的声儿,额头也爆着青筋根根。手握着刀却出奇的稳、慢,感受铁器锋利的一面缓慢而深邃的划开皮脂,刀锋透着寒,把关宏宇里外冷了个激灵,手一松刀便掉在了脚边,坠落声在寂静里格外响,剩下还有他粗重的呼吸声。


右脸刚添的伤淌着血,痛极了也就麻木了,他透着镜子看身后,他的哥哥无言站立着,客厅的灯打进来把关宏峰半个身子隐在了黑暗里,而一双眼仍是明亮得突出,浅浅浮着一层担忧,其余琐碎的情绪糅杂在一块看不分明,读不通透。他关宏峰右边的脸上是一道旧疤痕,关宏宇闭着眼都能给描绘出那疤的弧度、大小,自己脸上这道好了后也就这样吧,这下,他们是彻底撇不清了。



这是第一道模糊的区分线。




 


关宏宇时常失眠,被迫性的。


人皆有习性,现在关宏峰惧暗,关宏宇畏光。


不论是为自己犯下的过错导致心理疾病,或者是终日惶惶然于正四处抓捕自己的警察。时隔多年的兄弟同居生活断然称不上美好,更谈不上舒服,陌生感产生间隙和隔阂,何况在一方是个在逃通缉犯的情况下,他们还必须伪装家中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环境。


他们的夜永远亮着灯,确保关宏峰能活在光下,黑暗于他,是世间可怖事物的藏匿之所。到睡下时,光亮十足的灯光也始终投洒在两兄弟脸上,关宏宇只觉如针生生扎在眼皮上,叫他怎么安眠?一张不大也不算小的床,终究躺两个男人太过勉强了,还不能摆两枕头,只能换着天轮流睡。关宏宇太阳穴鼓鼓地痛,缺少睡眠的后遗症,脊椎也不舒服,今晚枕头轮给关宏峰了。白天他要背清关宏峰整理的资料,晚上又入睡困难。关宏峰倒是睡得舒坦了,心里划了楚河汉界似得清楚,稳稳霸着他的那一边仰躺睡了,连片衣服角都不带越界的,有了光就是他的胆。哥哥是入梦乡无比心安理得了,只苦了他这个弟弟,翻身不得怕有动静,煎熬度夜又挨不住,追逐浪潮般一阵阵上涌的睡意,每每要追上了,一道刺眼的光又唤了他回魂。


靠!关宏宇鼓鼓瞪着一双乌青的眼睛在心里无比响亮的爆了粗。哪天老子给你灯全灭了,让你那症发作去!


纵使憋了一肚子火气,关宏宇还是不敢吵醒他哥,一来是怂,二来心里明白那人也是一对乌青眼圈,比他好不到哪儿去。迷糊睁了眼睛有一会儿,实在是熬不住了,他蹑手蹑脚下了床,连拖鞋都不敢穿,唯恐有响动把还睡着的也给吵起来陪自个儿了。关宏宇顺了罐冰箱里的啤酒,偷摸着跑去客厅那张沙发上坐,身后鱼缸里的机械运作声嗡嗡震动响,冰冰凉的罐身上水珠渗了一手。他就着手上水渍抹了把脸,又皱起眉头拽着背心擦脸,这下给刺激得不轻,登时又清醒了几分。这觉今儿个是注定睡不成了,算算时间还要熬五六小时。关宏宇心想唉着声准备开罐,纵使再小心翼翼掰开易拉环时还是不免“啵”地一声,把关宏宇给紧张得屏了息,凝神侧听好几秒也没听着动静,才放宽心咕咚咕咚灌起啤酒来。


刺激性液体从喉头滑落,到胃里爽利又火辣辣的,冰凉一路冲上脑压抑细微的痛,关宏宇舒服地闭着眼长吁出一口气。还未等睁开眼,肩头忽然落了重量,手掌与肌肤的相贴让关宏宇毛骨悚然,身体反应差点跳起来就是一拳,还好生生止住了。他不满地瞪着眼前赤脚站着的男人,“砰”地将啤酒怼桌上,在压抑声音的范围低吼。



“我刚要是没忍住,哥你信不信明天你得挂彩出门?”


“让让。”


听完这话,关宏峰愣是眼也没抬,冷淡地吐出两字,踹了踹他的腿示意人腾开位子。这都什么事儿啊,大半夜跑来跟我挤沙发!关宏宇嘀嘀咕咕着往左挤了挤,沙发上一沉,关宏峰不语地落了座,两人再没有开腔,一个吝啬于言语,一个正愤愤然气头上,窒息的沉默霎时卷袭了屋内。关宏峰也觉察身边这人的不满,眼睛微动嘴巴张了张,半晌愣是从嘴里挤出一句“你没戴手套?”,话音落下,关宏宇都给听懵了,回过神又是一个白眼。

 

 

“大晚上戴什么戴,喝冰啤酒还手套,我还能不能追求一下享受的生活了?”


说着他故意大咧咧摊开手脚,胳膊抵胳膊肉贴肉的,汗都给蹭上了。关宏峰对此嫌弃的皱起眉头,却也没挪开,任由人紧挨着。这下可把关宏宇惊了,转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人一番,这才发现,这人脸色不太好,额头还覆着一层薄汗,刘海湿成一绺绺贴在脑门上。


多半是梦里被魇住了。


关宏宇寻思间,突然有些闷闷不乐了,不知是为他牺牲的睡眠,还是关宏峰这一副惊醒的惶然样,亦或者是他都牺牲了宝贵的睡眠,他哥仍旧没个好觉。


于是左臂探沙发底摸索了阵,毫不避讳他哥的在场,掏出一包烟和一把打火机来,是他私底下偷偷藏这儿的。关宏峰斜了眼,也不吭声亦不阻拦,任由他娴熟地叼着点燃,打火机“咔咔”声儿伴着橙黄火光消逝,烟味,也随着可见的白烟散开。


“别把灰洒了,今早打扫卫生。”


关宏峰往后一躺,闭着眼对人淡淡叨了句,干脆就在沙发上闭目养起了神,整身暴露在灯光下,身旁还有人在,关宏峰自惊醒后鼓动如雷的心跳也缓了。关宏宇叼着烟头含糊应声,随手拿啤酒罐接了烟灰,又回过头望着人眼神闪烁,不知想到了什么,过了几秒也一并躺沙发去了。


“哥。”


衣物与皮革的摩擦声响起,关宏峰手臂被人轻轻撞了撞,对方的温度由此传递过来,热极了。他自黑暗中睁开半拉眼迎向光明,映入眼帘便是关宏宇手里递来的半根烟,对方带着倦色哑了嗓子,音调上跃着一派轻松又像在诱哄。



“抽两口?”


关宏峰仍是静默,而关宏宇那只手也执拗地举着。

不知过了多久,烟头那灰又将摇摇欲坠时,关宏峰接过那烟,快燃尽的半根烟。

 


白烟,又在屋内缕缕升了。



 


沉迷骨科,想和人唠嗑。
悄咪咪问有没有吃弟兄组的,来加群一起玩呀

欢迎加入骨科走一发,群号码:618365587👌

邻居与房客三十题

🐴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你的铃堡:




1 相隔十英里的两座农场


2 地牢里相邻的两个囚室


3 搬进闹鬼空屋的外乡人和好奇的邻居


4 墓地里相邻的两座无名氏坟墓


5 停电之夜与借蜡烛


6 隔壁每天飘过来的迷人食物香味


7 失眠症患者与凌晨还在拼命装修的邻居


8 薄薄的廉租公寓墙壁


9 隔壁的地下室里传来不熟悉的惨叫


10 “我能借用你的割草机吗?”


11 “我能借个避孕套吗?”


12 深夜拼命练琴的邻居


13 邻居凌晨拖出来的可疑垃圾袋


14 地震后公寓楼废墟里咫尺天涯的邻居


15 孤独的圣诞节与邻居家的灯光


16 邻居似乎已经一个月没出门了


17 蜗居黑暗潮湿地下室里的贫穷房客


18 不停搬家租房躲避“危险”的被害妄想症患者


19 拖欠了上百年租金的房客


20 付不起租金就用那个来代替吧


21 足不出户封死门窗的可疑房客


22 偷窥爱好者房东


23 旅行归来发现房子被房客大幅改造


24 房东规定绝不能进入的房间


25 洁癖租客与不拘小节的房东


26 谋杀愉悦犯房东与连环杀手房客


27 看不见的房客与按时出现的租金


28 租出去就变成黑帮根据地没法收回的房子


29 十分有存在感的前任房主鬼魂


30租房网站上的暗语与离谱的价格




使用请标注来源和作者,不用特意和我要授权




我今年夏天或秋天大概会出梗题合集本,收录之前写过的所有梗题的修正补充版和一些新东西,有兴趣的各位可以给我4月在lofter发的梗题本印量调查点个红心,我看看多少人感兴趣😆谢谢!